集团首页 > 媒体关注
【连载】青岛少侠的奇幻漂流之四:在海洋上起舞
作者:青岛旅游集团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9日    点击率:112063

哥伦布将大航海时代的辉煌归结为黄金的诱惑:“黄金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谁有了它,谁就成为他想要的一切东西的主人。有了黄金,甚至可以使灵魂进入天堂。”到了如今,人们组成舰队,驾驶帆船环海竞赛,并不如以往那样深受黄金的诱惑,而是为征服自然的信念所驱动,向海而生的英雄们摩拳擦掌,如先驱那般踏上他们成就自己的征途。


当地时间7月11日上午,气温骤降到16度的哥斯波特港湾上空,一脸的阴沉,已经完成远航食物配给的船员们,在结束了每天早7点钟的例行船体清洗后,开始了抵英后的首次公海远航。“青岛号”缓缓驶出港湾,向南航行。在驶出港口的半个小时后, 主帆和前帆陆续升完,抖满风的船体像是挂满弦的弓箭,逆风疾速向前,此时阴沉的天气也耐不住性子,释放出几天以来储存的雨水,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使得海上风力达到30节,由于船帆受重,船舷两侧已经变得界限分明:一侧马上将深嵌水中,而另一侧则是高悬半空,角度几乎将与海面垂直。此刻如果船员坐在下舷是十分危险的,通过每个人保险锁,在船上舷保持稳定和方向,并利用脚下的固定挡板,稳住身体倾斜重量,才不至于被巨浪抛出船外。    


    由于身处英吉利海峡狭长地带,浅滩暗石较多,需要不断转向,避开危险地带。怒海狂孝,巨浪翻滚之间,船长不断下达迎风转向命令,船员们则须在侧角倾斜超过60度的船体上下挪动,收放绳索。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许多人开始了有晕船的征兆反应:恶心、眩晕、嗜睡,1小时后有人急速挪至船舷开始呕吐;还有人看似镇静,端坐在船尾下风,随风浪起伏,却无法继续工作;同样的在甲板下的船舱内,有人干脆倚靠在船舱内的马桶上,任由风浪颠簸。


 最初海上疾风行驶时那股畅快和兴奋,在从胃部荡漾出的食物中,全部灰飞烟灭。 “为什么会晕船,我真的适合航海么?”首次参与公海航行许多船员们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面对英吉利海峡漂泊首日,2/3 船员的晕船症状,船长克里斯十分坦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使是经验老成的水手在离开大海后,都要适应一至两周的时间,而且我们的船员从未有关公海行驶的经验,尽管如此,还有很多人都在坚持,在巨浪疾风前,依旧挺身而出,到船头换帆,到绞盘前收放绳索,看到同伴晕船,知道自己也难受,却依旧谈笑风生,化解船上紧张气氛,我对大家今天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今天我们用了10个小时的时间到达了 50多海里外的考斯港,靠岸调整后,相信大家明天会做得更好。”


    航海锤炼意志,在狭小的空间远航的过程中,每个人的性格、秉性将暴露无遗。中国的船长有句老话:透过航海看品性。 只有在最艰难恶劣的环境中,人的信念、意志、本性体现越是淋漓尽致,懦弱、恐慌、束手无策,都将会被“不放弃、不抛弃”的意志力所淹没。而只有在这一刻,你才知道,船上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微笑、一把援手、一盘热腾腾的面条、一句鼓励的话语…都能将困难和无助全部消融。


经过一夜的休整,大家重新精神振奋,清晨起来洗漱,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考斯港天鹅般的美丽。考斯港位于英格兰南端怀特岛以北,考斯是重要的河口港和世界闻名的游艇中心。这里白帆如云,桅杆如林,港口的标志旗帜到处可见。然而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游览这座酷似哈里波特电影场景的小镇,采购完个人所需的装备、食品之后,又踏上了新的征程。这次的目的地是百余海里之外的达特茅斯。    


    青岛号继续沿着英吉利海峡继续一路南下,虽然是初涉这片海域,但是几天以来,大家竟也逐渐适应了英吉利海峡持续酣畅的海风,然而远程途中,还是发生了几次意外。从考斯去往达特茅斯的时候,挂在后支索的雷达反射器,突然不翼而飞。这个用来探测方向的黑瓶子,不多不少,刚好100磅,克里斯发现后,迅速减降速度,在海上搜寻。船上“观察员”传来信息,发现反射器就在3点钟方向,距离20米。千钧一发间,青岛号紧急降下部分主帆,打开马达,向目标进发。此时,营救落水人员的训练真正派上用场,我被责令成为第一个下水打捞的船员。    


 救生衣、围缆、吊绳一切准备就绪,被支索悬在半空的我,像是被救的落水船员,显得略有慌张,没办法控制身体平衡,竟腿脚朝天,倚靠在船舷上,危急情况下,大副瑞秋走上前甲板,调整器材,而后我的身体终于找到重心,但下半身却早早的浸泡在海中。


 5分钟、10分钟、20分钟,时间在一分一秒得流失。由于黑瓶反射器飘浮不定,加上海面涌流过多,近在咫尺的“目标物”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当日水温大约在5-6摄氏度左右,悬在船舷下端全身浸湿的我,被慢速行驶的青岛号拖着在海中前进,身体热量在慢慢耗尽。20分钟后,我终于抓住雷达发射器,完成“救援”任务,顺利上岸。    
夜幕降临,英吉利海峡的天色渐渐暗下来,气温跟着急剧下降。下午还是短袖短裤,晚上不得不穿上长衣长裤,再套上厚重的航海服,顶着呼啸的海风、坐在冰冷的甲板上继续驾船前进。我们被分成两班,每班四人,每四小时轮一次。由于多数人是首次夜航,船长克里斯选择了一条相对固定的航线,尽可能减少换帆转向的次数。
 凌晨4时,还在熟睡中的我被同伴叫醒,朦胧中听到有人说:“起来,穿衣上甲板,准备靠岸。”来英国两天,我早已适应“船长的命令就是法律”这条铁一般的纪律,很快的穿衣登上甲板。轻雾笼罩达特茅斯已经尽在眼前,一座隐藏在山间河道的小镇。
当青岛号落下帆,开启马达缓缓驶入达特茅斯河道的时候,每个人都被眼前童话般的世界深深的吸引,山峦叠嶂的秀美风光让大家发出阵阵赞叹: 五彩缤纷的典型英式建筑分布在海港对岸交错起伏的山峦上,还有古老的蒸汽机火车驶过,发出呜呜的轰鸣声和阵阵白烟。


从海上远眺,这里几乎每个角度都是一幅水彩田园画,这里海水清澈透底,随处可见天鹅、鸬鹚水上嬉戏,而停泊在海面上的白色风帆,更是让人产生了幻觉:是否我们已经走入了“世外桃源”。美丽安逸的小镇,古朴典雅的风土人情,让我们这一群饱经大风大浪折磨的人们完全沉浸在达特茅斯的醉人景色里,紧绷的精神也彻底的松懈下来,躺在甲板上,沐浴着清晨第一丝朝霞,允吸着新鲜的空气,将昨夜被狂风大浪拍打的疼痛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返回列表
鲁ICP备11025056号-21 青岛旅游集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2018 QINGDAO TOURISM GROUP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